你還讀長篇小說嗎?我知道這個問題問得有點傻。
  不過,在這個時代,浮躁蔓延的氣息里,我很願意,與還在讀長篇小說的人成為朋友。我感覺,還在讀長篇小說的人,至少,他們在幽幽暗暗地抵抗著世俗的一些生活。從內心上的認可來說,你願意與一個讀小說的人,還是嘴不離錢的人做朋友,取決於你自己的判斷。
  友人馬哥,就是一個每天堅持讀長篇小說的人。在他的書房中,有500多冊長篇小說,而他隔壁的王二毛,有天酒醉後對他炫耀說有500多萬元存款了。馬哥四十歲那年就從單位提前離開了,從此過上了閑雲野鶴的日子,喜歡到一棵大樹下去讀長篇小說,困了就在樹下睡覺。我問馬哥,為啥要跑到樹下去讀小說,他回答,在樹下呼吸,不缺氧,還可以扯上飽滿地氣,讀長篇小說時,小說裡人物的命運悲歡,肯定要把自己帶進去,有時竟感覺呼吸急促,在樹下猛烈地吸上幾口氧氣,才可以重返人間大地。
  前不久,馬哥讀完了張煒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十卷集長篇小說《你在高原》,有450多萬字。馬哥在樹下山岡上花了半年時間,終於讀完了。馬哥一讀完,就告訴我,被徹底震撼住了,小說中敘述的浩瀚世界,只有大地才有這樣的包容力,如果把這450萬字中關於自然的文字檢索出來,簡直可以組成一部東部平原的植物志、動物志、風物誌。馬哥還說,他應該感激這樣一個作家,耗費了作家22年的心血,才把這本生命之書完成,作為一個長篇小說的讀者,也與作家一同完成了一次寥廓命運的體驗。
  這是一個網絡時代,一條微信一次微博,一兩百字往往就把感受說清了。網絡里相親相愛,掏心掏肺,現實里隔膜冷漠,一見面就打呵欠翻白眼,埋著頭不斷刷手機屏,仿佛不刷屏,內心就缺氧。而那些看起來一針見血的短句子,似乎已經把人生徹底看穿,把世界籠絡於微縮。這樣帶來的結果是,我們對文字的書寫,更吝嗇了,更節制了。而對一部長篇小說的書寫或者閱讀,簡直是對一次日全食的等待。
  古今中外文學的繁榮,長篇小說無疑不能缺席。但如果缺失了讀者的閱讀,寫出的長篇小說有何用處?一部長篇小說的寫作,是對一個作家寫作實力的一次檢驗和檢閱。當一部長篇小說殺青,我熟識的一個作家,有從重症監護室里跑到陽光明亮大街上起死回生之感。一部帶著作家氣血的長篇小說,肯定期待著讀者的閱讀。一個用心的閱讀者,好比一個人對天地萬物的接納,是把小說世界與自己世界的貫通。
  我見過不少年輕的網絡長篇寫手,他們高潮時每天幾萬字的寫作量,一部長篇小說也是幾百上千萬字,在網絡上,他們有追星捧月的讀者在點擊閱讀。我甚為驚嘆,他們挑戰了那些傳統作家的書寫速度,有的還收入不菲。我就想,我們的長篇小說,讀者還是有的,只不過,這絕大多數,是快餐性地閱讀,沒有對文字的反芻,沒有對人物命運的心靈撞擊。或許,就叫淺閱讀吧。
  但我相信,長篇小說不會死去,因為人類的命運總要流傳下去,就有了書寫和閱讀的永恆奔跑。
  (作者單位:重慶市萬州區五橋街道辦事處)  (原標題:你還讀長篇小說嗎)
創作者介紹

hocc

ju38juji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